主辦: 攀枝花日報社主辦 爆料: 0812-3344444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 0812-3344444

標題

新聞聚焦 時政 社會 理論 即時新聞 本土  國內 國際 專題匯總 康養 社區 公益 活動
權威發布 區縣 園區 服務 本網直擊 融媒體 直播 視頻 生活動態 教育 房產 文體 資料
你所在的位置: 首頁> 房產
成都,東進的“真相”!

時間:2019-11-05 來源:四川新聞網房產頻道綜合

  10月11日,省委常委、市委書記范銳平帶隊調研東部新城片區綜合開發工作。這是國慶長假后的首場調研,旨在進一步推動“東進”整體成勢成型。
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作為成都實施“十字”方針優化城鄉空間布局、重塑產業經濟地理的重要一環,加快“東進”,不僅是為成都建設現代化新天府奠定功能載體和永續空間,更是對廣大市民創造美好生活殷切期盼的回應。

  看規劃、走項目、訪民生……今年以來,范銳平每個季度都會雷打不動地深入東進區域進行一次系統調研。在市委五次全會上,更是進一步要求高質量建設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現代化東部新城。

  成都為什么要“東進”?成都為什么敢“東進”?成都如何高質量“東進”?讀懂這些關鍵之問,才能讀懂這座“未來之城”。


  成都發布資料圖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成都為什么必須東進?

  其實,盆底里的成都早該“跳”出去了。

  某種程度上,這不是主動的選擇,而是現實的倒逼。

  幾千年來,成都始終在龍泉山脈與龍門山脈之間、在岷江與沱江交匯的沖積平原上延續拓展。“兩山環抱”的地理格局是護城的搖籃,卻也讓工業化時代的資源約束、環保問題更加凸顯。

  宜居,是天府之國的名片。但宜居,也讓成都城市發展的天花板更快到來。
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過去10年,成都常住人口年均凈增10萬,中心城區的人口密度卻在2014年就達到2萬人/平方公里,遠超很多人心目中最擁擠的東京。

  人口增多,伴隨的是越來越嚴重的“大城市病“——交通越來越堵,市民對環境質量的抱怨越來越多,資源對產業發展的制約越來越大……“兩山夾一城”的地理格局,從保護變為了束縛。

  這樣的命題,成都不是沒有遇到過。

  千年前,水患也曾長久困惑成都。奇跡般的都江堰水利工程,將奔騰至天府之國的源源水流進行了綜合治理,完成分流、泄洪、灌溉,從而“憂患”變成了綜合效益,天府之國得以沃野千里。

  這樣的命題,也不是只有成都遇到過。

  30年前的上海,毅然跨過黃浦江,打破老上海向西發展的城市格局,在浦東拓展出新的城市開放空間,成就了上海不可撼動的世界城市地位。放眼國際,紐約之外有新澤西、舊金山附近有圣荷西、東京之外有筑波科學城,大城市發展到一定規模,都必須”跳出去”,為發展開辟新空間。


  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丹景臺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這樣的命題放到今天,成都給出的答案正是:東進。

  打破盆地束縛、跨越龍泉山,推動城市向東發展,這不僅是成都破解現實環境資源約束、打開城市永續發展空間的現實選擇,也是回應人民美好生活向往、保持成都安逸生活品質的必然之舉。

  成都憑什么敢東進?

  有人問,拓展城市空間沒錯,但為什么非要跨山向東啊?

  的確,對城市而言,拓城未必難,難的是跳過“屏障”。比起在緊密相連的平原區域筑城,跨過大山大河拓展城市空間,風險更大,實踐者也并不多。

  “寧要浦西一張床,不要浦東一套房。”上海跨江發展初期尚面臨如此多的疑慮,更何況今天的成都,要跨的是一座龍泉山。

  但成都是有底氣的。
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國家戰略的強大支撐,是東進的底氣。

  中央《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》中明確提出促進成渝城市群協同發展、打造引領西部地區開發開放的核心引擎;《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》明確提出以成渝發展主軸為脊梁,共建世界級成渝城市群。

  成都向東、重慶向西的相向發展已然成勢。加快“東進”步伐,不僅將以點連軸推動成渝相向發展,支撐國家戰略意圖實現。

  在新一輪對外開放啟動的背景下,規劃年旅客吞吐量9000萬人次的天府國際機場落子于此,不僅將為“東進“區域帶來巨大的人流,更將借助空港”磁吸效應“,形成支撐國家內陸開放的新樞紐。


  天府國際機場效果圖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澎湃的城市發展動能,是東進的底氣。

  2018年,成都管理人口超過2100萬人;2018年新增人口數74萬。新成都人不斷涌來,這是城市吸引力的最好體現。而與中心城區相比,東部新城最大的優勢,就是良好的自然生態。顯山露水更引人。更國際化的規劃理念、更宜居的生態環境、更完善的公共配套服務,必將聚集更多的新成都人筑夢于此。 

  今年1—9月,“三城”共簽約項目63個,協議總投資約1800億元。其中,空港新城簽約23個,協議總投資約1320億元;簡州新城簽約22個,協議總投資約340億元;淮州新城簽約18個,協議總投資約140億元。新項目接連落子,這是城市競爭力的最好體現。

  而在龍泉山以東,也正成為掘金的熱土。僅今年前5月,空港新城、簡州新城、淮州新城共簽約項目35個,協議總投資1541億元。天府奧體城、東西軸線等十大引爆性重大項目,正加快建設。


  空港新城核心區效果圖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背靠大江大山的生態本底,是東進的底氣。

  龍泉山、龍泉湖、三岔湖、沱江……山水交織,秀湖云田。成都東進規劃總面積3976平方公里,其中僅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就占了1200余平方公里。這里完全有底氣打造一座美麗宜居公園城市的示范之城。

  底氣足了,跨山東進,成都又有何不敢呢?

  成都要如何東進?

  東部新城,是東進的起步區和重點建設區。

  作為一座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現代化城市,東部新城將如何著筆?


  東部新城效果圖。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東部新城由空港新城、簡州新城、淮州新城、簡陽城區、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組成。

  成都的做法是,不急,先用兩年來做規劃。

  從2017年5月開始,“東進”區域地質勘測、總體戰略研究和總體規劃、分區規劃、專項規劃編制一一展開。過程中學習了雄安新區、浦東新區、前海新區等地的規劃理念,也邀請了“新加坡規劃之父”劉太格團隊、同濟大學李曉江團隊等頂級專家團隊。兩年多時間過去,東部新城的戰略規劃直到今年才提交審議。

  這與雄安新區的節奏頗有些類似。2017年4月中央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,但到今年5月,雄安新區啟動區與起步區的控規才公布。

  這不是“慢”,是“靜氣”,是要為引領未來而長遠謀劃。按成都的話說,是要把每一寸土地都規劃得清清楚楚后再開工建設。


  成都“東進”效果圖。

  圖據成都住建

  堅持“世界眼光、國際標準、天府特色、高點定位”,在“精筑城、廣聚人、強功能、興產業”的發展思路下,成都要把東部新城塑造為“山水呼應、藍綠相映、河湖環繞、清晰明亮”的美麗宜居公園城市示范區。

  其中有幾個細節值得細細品味。

  一是東部新城強化“人-城-產”的發展模式。

  這一邏輯中,“人“是核心。而按照規劃,到2070年,東部新城的總人口將達到800萬。這意味著,東部新城就將依照800萬人口的規模將新城內的公共配套、公共服務用地規模進行“鎖死”,而后隨著人口規模和城市的發展再進行分步分批建設。這一做的目的,是盡可能避免重蹈過去公共服務配套不足的覆轍。即便未來未達到極限人口,新城還是會因此而保持宜居。

  二是突出了城市組群發展。

  借鑒新加坡城市“族群”理念,東部新城規劃了“城市-片區-新鎮-小區-組團”五級城市單元,不同的單元覆蓋不同的人口規模,也承擔不同能級的城市功能,其間通過三級綠道串聯形成公園體系。其中,”新鎮“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新概念,它將成為產城融合的基本單元,產業、居住、產業配套和居住配套都在這個單元中科學配置,以此減少跨區域的交通出行需求。

  三是在規劃初期就強化“留白”。

  不僅從整體上明確了2035年前不跨過沱江,主要在沱江以西地區發展;連每一個具體項目都充分考慮了未來發展的空間需要:為支撐東部新城未來公共服務和產業發展的新需要,規劃了2處各2.5平方公里的城市級預留用地和8處各1平方公里的片區級預留用地。

  構建“一帶四軸、一極五片”的空間結構。“一帶”指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,“四軸”指東西城市軸線、龍泉山東側新城發展軸、蓉歐開放驅動軸和天府新區拓展軸,“一極”指空港新城發展極,“五片”指淮州新城、簡州新城、簡陽城區、龍泉驛和金堂五個產城融合、生態宜居的城市片區。

  如此謀定而后動,希望最大可能應對未來發展中的不確定因素,最大程度避免“大城市病”。  

  筑城,最終是為了人

  宜居,則是筑城永恒的追求

  如此說來,如果錯過了30年前的浦東

  那么千萬別再錯過今天的東部新城

網站聯盟

關閉

篮球比分算加时的吗